20210703的日记

date
Jul 3, 2021
slug
essay0703
status
Published
tags
essays
type
Post
Mins
summary
有关“标签”。
我总是习惯下定义、贴标签。贴标签的行为本身不应该用非好即坏来评断。
因为“可爱”是标签,“可恶”也是标签。
标签可以帮助快速“认识”一个人・事・物,但也有以偏概全的弊端。
鉴于每个人作为独立个体所处的“位置(立场)”、经历的事情、接受的教育、接触到的媒介信息存在区别,因此各人对一个事物的认知一定会有所不同,必不可能百分之百“客观”(which 我现在明白为了自己好过一点,在有些问题上不可能就不必强求)。
并且认识者的变化和被认识者的变化,都会改变被认识者的“印象/形象”。
妈妈总跟我说,要去接受世界的无常,没有什么事永恒不变的。但谁一开始就不讨厌失控的感觉,拒绝接受事物总有不达/超出/背叛自己期待的可能?一厢情愿地希望一个人・事・物不仅当时“可爱”,还要永远“可爱”下去;一个“可恶”的对象,应该永远保持“可恶”的形象。一旦固有的认知被推翻,总是有些难以接受。
但人・事・物不是固定不变的,标签也不是固定不动的。自己对于“可爱”的认知,随时间心境等等在不断变化。
除非A的运动变化轨迹和B的运动变化轨迹永远一致或者相去不远(which 我认为不太可能),否则以标签A的标准去挂靠事物B,能有一刻相契合已属难得(中性的)了。
所以日语有“一期一会”的说法:但求珍惜当下与我对坐饮茶的片刻,莫问对面人的来历和日后的归处。
敬彼此的“一期一会”。
 
“当问题涉及观看他人的痛苦时,任何‘我们’也不应被视为理所当然。” ーー苏珊・桑塔格

© ahyo.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