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15的日记

date
Feb 15, 2022
slug
essay0215
status
Published
tags
essays
type
Post
Mins
summary
有关identity。
我从初中开始有很多个“我”ーー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个人网站上使用不同的「名字」「代称」;似乎这样就可以有多一重身份,人生就可以推翻重来。每一次,我去到一个新的虚拟空间,没有人认识我,我会得到一份短暂的安全感。ーー「真好呀,一切又可以重新开始!」,这感觉跟斯嘉丽老是说「明天!崭新的明天!」有微妙的相似。而我在无法过好每一个今天的时候,从早上便开始放弃生活,期盼明天。最轻松闲适的时光,是夜晚舒展躯体沉沉地压向床板那一刻;随即紧张地进入睡眠和等待。(等待戈多),等待那个永远都不会来的「崭新的明天」。
我不断地推翻、重构、编排一个个失真的人物,却从来不惮以真实的自我示人。而那些虚构的identity,每一个都摇摇欲坠,无法长久存在于”我“里面。我似乎还没有完成对自我的确认,也没有形成足以让自己为be myself感到骄傲的自我认同。我总是左摇右摆进退维谷脚底是虚空踏不到坚实的ground。
因此很羡慕那些可以始终如一、看起来非常怡然自在的人。
近一年,我尝试着从生活中划掉那些多余的身份和”人格“,尝试着让自己认识并接纳和相信真实的自己。因为假如现在世界上有一个与我这副躯壳完美匹配的灵魂,what else will be there except 「I」? 现在的我虽然有时依然左摇右摆进退维谷脚底是虚空踏不到坚实的ground。但是情况在变好ーー这个blog,不就用了本名?
如果把一个信念在自己的脑海里重复念上一万遍,它会变成客观的真相吗?
如果把一个信念在自己的脑海里重复念上一万遍,它会变成客观的真相。
”人格“这个词,据说是从拉丁文译过来的,指的是”演戏时应剧情需要所戴的脸谱”。 ーー《24重人格》卡梅伦・韦斯特
 

© ahyo.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