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坦斯基:记忆・存在的方式

date
Aug 31, 2021
slug
boltanski
status
Published
tags
art
exhibition
type
Post
Mins
summary
2019年6月12日~9月2日,日本的国立新美术馆举办了一场法国当代艺术家Christian Boltanski(1944~2021)的展览『Christian Boltanski — Lifetime』。这是迄今为止Boltanski在日本最大规模的展览,回顾了他整个艺术家生涯的作品。
2019年6月12日~9月2日,日本的国立新美术馆举办了一场法国当代艺术家Christian Boltanski(1944~2021)的展览『Christian Boltanski — Lifetime』。这是迄今为止Boltanski在日本最大规模的展览,回顾了他整个艺术家生涯的作品。
“生”“死”“虚”“实”“历史”“记忆”等关键词构成了这个自称“空间艺术家”的一生的内容。
一共有103761人次参观了这场为期72天的展览。
在1989年Irene Borger对Boltanski的访谈中,Boltanski曾表示,对于他而言,“艺术家”更像是一个角色(“persona”),在创作过程中,“艺术家”这个角色被塑造得丰满而具体,而支撑角色的躯体则是逐渐消失(死亡)。当“艺术家”通过作品表达的个人的思想和情感被另一个人看到时,这种思想和情绪就从个体的变成了集体的。
「When you are an artist, the more you work, the more you destroy yourself…You create something and the more you create that the more you disappear…And you disappear and you’re dead, in a way…If you are sad you speak about the sadness and give the sadness to other people. All your personal problems become collective problems. (bombmagazine.org
在国立新美术馆的展厅里,人们或站立行走,或静坐沉思,身旁是看不到尽头白茫茫的虚空ーー风摇曳着铃铛(《Animitas (Blanc)》2017年)。
《Animitas》系列大多设置在人迹罕至的自然环境中ーー最初是在智利的沙漠(2014年),然后是日本的丰岛(2016年)、加拿大的魁北克(2017年)、以色列的死海(2017年)等。
福满叶子在给《Lifetime》的供稿中指出,《Animitas》系列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它们并非永恒的存在。那一个个悬挂在半空中的铃铛,随风而响,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无人知晓之际,被风化、腐蚀、掩埋,与自然融为一体,最终留下的也只有十几个小时的记录影像而已。“Animita”源自西班牙语“anima”,意为“小小的灵魂”,“animitas”既用来形容复数的亡灵,也指供奉死者的小祠堂。TA们在大地上浮游飘荡,死亡沉睡在此地,但那些清脆的铃声却中和了死亡的可怖,反而烘托出一种宗教式的庄严和静谧。
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是真实的也是虚构的。Boltanski曾围绕“记忆的重构”这个主题创作过很多作品。
他将法语杂志Detective1972年~1973年上印刷的罪犯/受害者人物的写真裁剪下来,并去掉每张照片人物身份的注解,做成一本相册(《Detective (1972~73年)》。我们都知道这些照片上是犯罪者/受害者,只是我们无从确认每个人的身份。人存在的痕迹和记忆,甚至所谓的“真相”,都是可以被再度构筑的。亦幻亦真。
墙壁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地挂满了旧衣服(《Reserve Canada》1988年),逼仄而压抑,木架撑起的一件件不具名的黑色风衣在呢喃低语(《Prendre la Parole (发言)》2005年)。每一件衣物都象征着一个个体曾经的存在,但所有的旧衣服又都被略去了具体的身份成为一种集体的符号。但Boltanski表示,自己的作品是“不确定”的,是“开放”的,一个作品被观者认知、改造(解读)之后方得以完成。
「Everything we do lies between the personal and the collective. The artist sends out a sort of stimulus, and the viewer takes the image, appropriates it, and finishes the work.」 ーー 图录《CHRISTIAN BOLTANSKI: Lifetime》(2019)
面对Boltanski留下的作品,不管是继续存在着的丰岛心跳档案馆、还是痕迹难寻的摇曳风铃,观者都能从中读取到属于自己的意义。但每一个作品本身,向人们提示着Boltanski的存在,也证明着其“存在的消逝”(「存在の不在」)。
Boltanski在访谈中提到,他的展览空间总是开始明亮,越往里走越发黑暗,人们在那样一个空间里沉默着祈祷着思考着,伴随着心脏的鼓动,生者跨过那一道分隔“现世”和“来世”的门。
那样的布置让我想起阿里斯泰尔·麦克劳德的一句话:
“内外的黑暗向着合二为一蔓延,它们涌向对方,交融,不分彼此,差别消弭成一种纯粹。没有间隙,没有声响,这个相逢让万物归一。”
2021年,Christian Boltanski于当地时间7月14日在巴黎逝世,享年76岁。
 
🗃️
参考资料: 图录《CHRISTIAN BOLTANSKI: Lifetime》(2019) Christian Boltanski — Lifetime 展览官网 www.nact.jp Irene Borger和Christian Boltanski的访谈 bombmagazine.org 《Prendre la Parole》(2005) www.mariangoodman.com 《Animitas (Blanc)》(2017) www.mariangoodman.com 《心臓音のアーカイブ(心跳档案馆)》(2008~) benesse-artsite.jp 《ボルタンスキー、「アート」と「アーティスト」のあるべき姿について語る》(2019) bijutsutecho.com 中文译版《美术手帖 艺术与艺术家应有的姿态: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专访》 louyilun.com
 

© ahyo. 2022